瓦拉东 独一无二女画家
2018/10/30
装饰画 0 0 0 7422
瓦拉东 独一无二女画家

瓦拉东 独一无二女画家

居家汇 居家汇

她是未婚先孕的私生子,曾梦想成为杂技演员因事故终结,命运女神温柔地执起她的手,成为夏凡纳、雷诺阿、劳特累克和德加等大画家的模特儿,一生自由不羁,感情生活像部戏,绘画特点真实坦诚堪称第一,她是“这一时代独一无二的女画家——苏珊娜·瓦拉东。


01


蒙马特大师们的情人


苏珊娜·瓦拉东(Suzanne Valadon,1865-1938),母亲是替人帮佣的烫衣女工,瓦拉东出生在法国中部利穆赞大区的贝西内镇,一个未婚先孕的私生子,随姓氏母亲,父亲据说是名造假犯。5岁时母女俩忍受不了镇上人的指点,前往巴黎讨生活。

自画像,色粉笔,1883,现藏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

1870年普法战争爆发,巴黎失陷,巴黎公社与凡尔赛军队又重新在蒙马特高地开战,政局动荡不安,母亲好不容易才找到工作,每日为生计操劳,没有时间管教女儿,导致瓦拉东性格颇为乖张,父爱的缺失让她童年和少年期充满羞耻感。

家人 习作,1883

幻想中常把父亲塑造成一位英俊高大、富可帝国的城堡主或银行家,只是因为种种原因暂时无法与她相见。她不喜欢母亲,嫌烫衣过分苍老,让她丢脸,用各种颠倒是非的谎言应对别人对她身世的提问,甚至连身份证上的出生日期都是假造的。没人陪她玩耍,便偷来煤块,在人行道上涂鸦,母亲想让她学点规矩,把她送进教会学校,结果却因屡屡违纪和挑衅修女而被开除。

苏珊•瓦拉东《自画像》1927年

离开学校后,瓦拉东做过一些零散的活计:制帽女工当学徒、鸡毛掸子商人那帮收鸡毛、穿珠子、帮人带孩子、酒馆服务员……直到她在马戏团的大棚里首次感受到一种难以抑制兴奋和召唤:她想成为一名在聚光顶下飞跃穿梭的杂技演员。

瓦拉东15岁走在街上,已经能用秀丽容貌和青春酮体虏获不少目光,结识了两名画家,其一在一家私人马戏俱乐部学习马术,经介绍瓦拉东如愿进入莫里哀马戏俱乐部,学习空中飞人,但不久出了起事故,瓦拉东背朝下从高空摔了下来,很遗憾地终结了她短暂的杂技演员生涯。

失意的瓦拉东靠夜夜笙歌来忘却忧愁,常常光顾夜店,金主们坐在桌边,一面狂饮,一面欣赏台上的各种表演。著名的黑猫酒馆,对于16岁的瓦拉东来说,不过是她过夜的地点之一。一个自称保险商人的不入流诗人布瓦西,以及一个名叫依莫林斯的西班牙贵族,正在双双试图追求她,当她还在两者间犹豫之时,发觉自己不知不觉有了身孕。

《hope》 夏凡纳

事情一件接着一件,一天,她按母亲的吩咐将洗烫好的衣服送到一个贵族家去,在短暂的交接中意外见到了男主人,他问她有没有睡袍,愿不愿意穿着它下次来他的画室当模特,命运女神温柔执起了她的手,这个气宇非凡,大鼻子,身材高大的老头,正是象征主义绘画大师皮埃尔·皮维·德·夏凡纳(Pierre-Cécile Puvis de Chavannes, 1824-1898)。

她从此成为曾为夏凡纳、雷诺阿、劳特累克和德加等大画家的模特儿。这份工作,对她来说再合适不过,因她从小就喜欢画画,得以在20世纪初伟大画家的工作室里出入,并细心观察画家们的作品,而且窥见的是别人看不见的大师秘密——草图、底色、着色。

第二天,瓦拉东去了夏凡纳处,开始了她的模特生涯,每天晚上乘电车去他坐落在纳利的画室。针对两人的谣言四起,她毫不在乎,也没有闲工夫去理会闲言碎语,她的宝贵时间需要用来工作,还要用来偷偷自学画画。

在做模特的时,瓦拉东一直在注意观察夏凡纳是怎样工作的,并仔细倾听他在闲聊时说起的对艺术与人生的态度。在孩子出生前夕,玛丽完成了第一幅用色粉笔画作的自画像。1883年12月,生下了儿子莫利斯

雷诺阿《布吉佛之舞》,1883

雷诺阿《编辫子的女孩》1885

雷诺阿《编辫子的女孩》

雷诺阿,1885

后来夏凡纳将瓦拉东介绍给雷诺阿。除了圣·乔治区的画室外,雷诺阿还在蒙马特高地的科尔多街也有画室。每个周末,这个身材消瘦,总戴顶窄边草帽的男人都会来到煎饼磨坊一带转悠,哪个女孩愿意给他当模特,他就送她一顶草帽。无疑,雷诺阿对玛丽很是着迷,他的《编辫子的女孩》就是瓦拉东,《布吉佛的女舞者》也是她,还有许多肖像画与裸体画,统统都是瓦拉东的身影。

劳特雷克《女酒徒》,约1888

同一时期,瓦拉东还为其他一些画家做模特。劳特雷克就是其中之一,他正想找个杂技演员在他的画中表演驯马师,他来自古老的贵族家族,父母是一对表兄妹,由于近亲结婚的缘故,劳特雷克生来骨骼发育不全,孩提时还摔断了双腿,须倚靠拐杖才能跛行,成年后身高都不足五英尺,瘦小而丑陋,但却异常富有,瓦拉东之前就对劳特雷克产生了兴趣。

劳特雷克,1889

讽刺的是,劳特雷克对这个身高跟他一样矮小,只有154厘米的“老男人们的女模特”充满挑衅和讥讽,他们的首次会面不算愉快,达成的结果却值得纪念,劳特雷克收获了一个娇小动人,却又温柔而坚毅的情人;22岁的瓦拉东则将以一个崭新的名字正式登上画坛:苏珊娜·瓦拉东。

劳特雷克《洗衣女工》,1884-1888

跟劳特雷克在一起后,改名叫苏珊娜,自诩为伯爵夫人,彻底将儿子莫利斯交给母亲托管,自己则整天呆在劳特雷克的画室,与他的画家朋友们厮混。每周,她都会在画室里遇见梵高。别人带着酒来画室,只有梵高,总是带一幅自己的作品,这个忧郁的红发男人完全不合群,独自居住在勒皮克街的一所小公寓中,靠弟弟提奥供养生活。梵高与劳特雷克相识于柯尔蒙的工作室,因为都看不起学院派,因此成为好友。

像苏珊娜这样在模特和大众情人、乃至妓女的边境上游荡的姑娘,整个巴黎还有不少。在她之前,有个意大利女人,就已经为包括柯罗、马奈、梵高在内的一大群画家摆过姿势,但苏珊娜与她们迥然不同,她喜欢画画,并在为成为女画家而努力着,苏珊娜一边为画家们当着模特,一边开始以自己的儿子和母亲为模特,进行对绘画的探索。她一生绘画的对象,始终都是自己的亲密家人。


02



成为苏珊娜·瓦拉东

“这一时代独一无二的女画家”

德加《Ancer In Her Dressing Room》1879

一日,劳特雷克前往苏珊娜的住处,苏珊娜刚好不在家。无意中,他看到了墙上的三幅画,被告知是出自情人之手后,劳特雷克大为震惊。几天后,他问苏珊娜要了几件作品,让朋友们猜测出自哪位大师之手。所有人都对画作赞誉有加。在雕塑家巴什米罗的提议下,苏珊娜带着画作来到德加在马赛街上的家。这个绰号“老熊”,极其吝啬,对待画作一丝不苟,同时对人批评不留颜面的长者,也因苏珊娜的天赋而震惊不已。辞别之际,他向她伸出了手:“您跟我们是一类人。”

《Woman bathing in aTub》德加

随即德加买下了她的17幅作品,并将她的名字与高更、凡高等画家并列在一起。苏珊娜不承认自己有任何老师,事实上她的确与以她为模特儿的所有大画家都无共同之处。她只同意说自己受过高更技巧的启发,她曾在1889年美展上研究过他的装饰风格。

不久,苏珊娜与劳特雷克就嫁娶问题激烈争执,并与之决裂,她继而成为了德加的门徒,而且关系甚密,几乎每天下午,苏珊娜都在德加家度过,如果连续几天见不到苏珊娜,德加就会派管家去她家中请她。尽管如此,苏珊娜却并没有为他做过模特,德加称呼她为“可怕的玛利亚”,他深入地教她观察对象的方法,教她怎样描摹情绪,还亲自拜访苏珊娜,买下她的作品。毫不夸张地说,苏珊娜是德加晚年的慰藉,他们亦师亦友,又或许超越了这一层面的关系,一直持续到了德加去世。

西班牙画家Santiago Rusiñol笔下的苏珊娜与莫里斯

苏珊娜的私生子莫利斯长到8岁时,他的两个可能的父亲之一,母亲曾经的西班牙情人米盖尔·乌特里略承认他为自己的儿子,虽然不情愿,莫利斯也因此冠上了乌特里略的姓氏。一年后,苏珊娜认识了音乐家埃里克·萨蒂,并成为其情人,后来又成为他们共同的朋友,美盛公司代理人保罗·缪西斯的情人,并在1896年与保罗结婚。

这是一场建立在利益博弈上的婚姻:缪西斯用财富提供妻子优越生活,苏珊娜则用“我们这一时代独一无二的女画家”的身份为丈夫镀金。婚后的两年间,苏珊娜的绘画事业获得了成功:她的画作在国立美术馆展出,开始实践德加教给她的版画技能后,画商安部华兹·弗兰也出版了她的版画。


03



儿子与情人

右下角写着,“我的乌特里略,9岁”

13岁的莫利斯有了一个他并不愿意承认的新父亲。但这个从小渴望母爱的男孩儿,除了在母亲的要求下一动不动当模特之外,无法获得苏珊娜足够的关注,他对自己的生活自暴自弃,与劳工们一起喝酒,用继父给的零花钱大手大脚地替人付账,以获得微薄而功利的友谊,他的阴郁、狂躁与他对酒精的沉迷交织在一起,逐渐疯长起来。随着他的酗酒问题越来越严重,家人不得不在1901年将他送进圣-安娜的精神病院。

经过治疗后,莫利斯返回家中,住进母亲画室对面的另一间画室:苏珊娜为转移儿子对酒精的依赖,强迫他开始学画。很快,这个家庭中就有了两个自学成才的画家,儿子的成功比母亲更迅速,莫利斯照着在比加尔广场买的明信片作画,画作的内容全部都是蒙马特风景。在署名时,他坚持将自己的姓氏加上母亲姓氏瓦拉东的首字母,写成“乌特里略·V”。

精神病院的治疗并没有解决莫利斯内心的虚无和愤怒,他依旧以酒当粮,人瘦得皮包骨,他被继父从家中赶出,并断绝了经济支持,莫利斯只好用自己的画作来换取住宿和酒精,每个人都看不起这个整天撒泼的酒鬼,却又日复一日从他身上榨取钱财,要不就是他的画作,为了付账,“乌特里略·V”只能飞快地画图,他的画笔甚至都没有干的时候。

安德烈·于戴尔与他的狗,1932

1909年,44岁的苏珊娜与代理人保罗·缪西斯离婚,成为了21岁的电工,安德烈·于戴尔的情人。这个于戴尔是她儿子莫利斯的酒肉朋友,他的美貌让苏珊娜颇为沉迷,最终成为了她的“亚当”。

《裸女》1928年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

婚后第二年,她举办了自己的第一次个人画展。 她的作品以自画像和裸体画为主,轮廓大胆,且色彩丰富,在画面的整体把握上,透出相当的成熟和从容。

乌特里略《蒙马特的雪地》,1944

苏珊娜的画尽管在评论界颇有声誉,卖的却并不好,一张只能卖3法郎,而没过几年,“乌特里略·V”的画却在几经周转后屡屡卖出天价。颇有经济头脑的于戴尔将乌特里略变成了赚钱的工具,他与昔日的朋友签订了合同,全权代理他的画作。

《画家侄女和孩子》1913年 里昂美术宫

1914年,一战打响,于戴尔应征入伍,他幸运地没有被派到前线,而是被派往安省,直到战争结束,苏珊娜与他在兵役期间的假期结婚,三人就这样组成了奇异的新家庭。乌特里略从没能戒断酒瘾,他被9次送去接受治疗,与此同时,作为画家的乌特里略却越来越成功,为家中带来滚滚财源。

战后,苏珊娜重新开始创作,并迎来了收获期。到了1920年代,她被四处邀请开办画展,人们纷至沓来请她为他们画作肖像,儿子的作品也在持续走热。1926年,乌特里略的一幅作品在德鲁欧拍卖会上以5万法郎成交。多亏了莫利斯,他们甚至在安省买下了圣-贝尔纳城堡。20年代后期,苏珊娜在国际上也开始享有声誉,但与之不相称的是,画作的销售却一直没有起色,始终经营惨淡。

全家福,约1920

家庭肖像,1912。左起:于戴尔,苏珊娜,玛德莱纳,乌特里略

《外婆与外孙》

1930年代,苏珊娜人生步入了末尾,30年代末期,她的《亚当与夏娃》、《外婆与外孙》等画作,被国家现代艺术馆收藏。但总的来说,这场谢幕却是一波令人惋惜的:她得了尿毒症,于戴尔抛弃了她。1938年4月6号,邻居发现因脑淤血而倒在楼梯上的苏珊娜。她死在了开往医院的救护车里。


04



女性在艺术领域地位


女性在艺术领域地位的确立是从19世纪末的印象主义绘画开始的,有两位女画家:莫里索和在法国成名的美籍女画家玛丽·卡萨特

贝尔特·莫里索(Berthe Morisot)《午餐后》(After Lunch)

《午餐后》以1,090万美元的价格,创下了女性艺术家作品的最高拍卖价格纪录。

莫利索

Berthe Morisot莫利索

莫里索,是印象派的元老画家,曾师从于柯罗,后又师从马奈,他们过从甚密,后来嫁给马奈的弟弟,成为他们家庭的一员。作为印象派画家,她对马奈也产生很大的影响。瓦拉东也曾给她做过模特。

《洗澡》 1879

玛丽·卡萨特,是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期,极少数能在法国艺术界活跃的美国艺术家之一。她是一位不受世俗观念拘束、意志坚强、一心投入自己热爱的艺术事业的女性。出身于美国费城上等人家,二十岁时宣称将来要做画家,从而与父亲发生冲突。在她的坚持下,父亲最终首肯,让她就读宾州美术学院。她由此走上绘画之路。是唯一一个被法国印象派画家邀请参加作品展的美国人。《洗澡》是卡萨特于1879年4 月参加第四届印象派画展,展示的其中布面油画之一。也是卡萨特十九世纪90年代中最杰出的一幅代表作。作品以强烈的设计感、卓越的素描能力和明亮的色彩为特点。主题都是母亲和孩子。

在女性画家的目光中,瓦拉东的裸体画真实,亲密感堪称第一,如同双向熟人的目光,没有尴尬和暧昧,没有男人动物性的场景,瓦拉东绘画很本色,没有其他想法,如闺中女裸体镜中被画,私密场合视角去看女人私密。

苏珊娜·瓦拉东《亚当和夏娃》,1909,男模特即于戴尔

瓦拉东还画过男性裸体,几乎就是她的家人,非常真实,家庭和私密性,浪漫主义气息较浓,如《亚当和夏娃》,证明自己是新世纪画家,其画中的男性多纤瘦,倾注单一目光,如儿女对父兄的崇拜目光,母亲对儿孙的慈爱目光,瓦拉东后来爱上她儿子的朋友,画面多是母亲给女儿换衣服,走近浴缸和床榻。

瓦拉东养的宠物是山羊,不刻意用艺术来修饰自己,不像在画架前驾驭主宰的画家,讨生活的穷女人。瓦拉东画静物和风景非常好,有高更的拙朴,比塞尚还要好,目光顺从对象只剩下感性。

她与很多艺术家都是朋友,蒙马特高地处处留下了她的痕迹,一生自由不羁,感情生活像一部戏,她画过很多幅自画像,最大的特点是坦诚

法国2015年发行了四枚艺术系列邮票,其中之一是法国女画家苏珊娜·瓦拉东作于1924年的作品《穿着白色长筒袜的女人》。



美术鉴赏 绘画入门班 开课



感谢您的阅读 欢迎分享至朋友圈

转载请注明 居家汇 侵权必究

微信订阅号:居家汇

个人微信号:A1270098787


投稿:1270098787@qq.com

新浪微博:居家汇


www.jujiahui.com.cn

用心去发现并传播身边的美

每天带给您片刻的宁静和优雅


装饰画
内容版权声明 查看原文
评论
收藏
0条评论
相关文章
发表评论
取消 确定